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das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新闻动态>>社会关注

社会关注

中国作家网:孙卫卫:集藏“劫后十种”

时间:2020-5-13 10:12:22点击量:218次

  1999年,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了孙犁先生晚年著作套书《耕堂劫后十种》。先前,这十种书是一本一本出的,以1979年的《晚华集》为开端,1995年的《曲终集》收尾,持续了16年。

  孙犁先生的书,我最初并没有重视。这套《耕堂劫后十种》,曾在西安、北京零星买过,因为当时孙犁的作品读得不多。读了百花文艺版《曲终集》后,才开始有意收集。2005年春天去南京,鼓楼邮局附近有一家旧书店,这套《耕堂劫后十种》为全新,因缺少一种,所以打折销售。我像发现了宝贝一样,买了两套。回北京后,又在万圣书园补齐了缺的那种,自己留一套,另一套送给好友施亮先生。后来,越看越喜欢这个版本,便给施亮先生买了新版《耕堂劫后十种》,把送给他的那套换了回来。施亮先生大度,原谅了我的小家子气。他也爱惜书,我要回来的和当初送他时一样新。

  2013年春天,我去天津看望孙犁研究专家刘宗武老师。刘老师编了孙犁的很多著作,包括山东画报出版社的这套《耕堂劫后十种》。他把自己珍藏的孙犁晚年出的著作单行本给我看,上面有校勘的记号。由于绝大多数是第一次见,所以很是惊喜,小心地翻看,心想: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拥有这些书,那该多好。

  这些年,我逛旧书店的机会不多,买旧书都是通过孔夫子旧书网。我经常搜索孙犁先生的这十种书,有的买了多本。有时候明知道这本书已经有了,但是为了凑单,品相和价钱又能接受,便又买下一本。

  “劫后十种”已经有了七种,《老荒集》《陋巷集》《无为集》三种迟迟没有入手,主要是因为价格太高,有一本标到1000元。最近终于下定决心,把这三种都买了。

  

 

  《老荒集》,1986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要价300元。封面由袁银昌设计,我认为这是孙犁晚年出版的书中设计比较有特色的一本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我2月12日下单,2月17日卖家才从上海发货,到我手上已是2月28日。这期间,最让我担心的是中途遗失。卖家让我放心,说收不到不要我的钱。他还说,其实他也有点儿舍不得卖。我说,谢谢割爱,我代您珍藏。这本书的品相仅次于我买的《曲终集》,封底盖有“上海市出版局出版处样书”印章。

  

 

  相比之下,198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无为集》就印得粗糙了点儿,可能与那几年文学不受重视、文学书市场销售不景气有关。孔网上只有两家店在卖这本书,我买的这本花了550元,品相不能说很好。

  

 

  1987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陋巷集》,花220元买下。卖家是重庆的,他所在的解放碑商圈迟迟不能复工,所以延迟发货。2月25日下单,3月2日才从邮局寄出,到我手上已是3月6日。这是本馆藏书,品相不错。

  这些书估计将来还会涨价,因为印数少,且时间久远,留存下来的只能越来越少。如《老荒集》只印了2300册,《无为集》印了2800册,《陋巷集》印了3800册。爱书人都希望自己买的书能物有所值,如果真心喜欢,能早买就早买。

  我又想到,出版社可以把读者喜爱的老版本以影印等方式再版,以满足市场需求。百花文艺出版社曾影印出版《散文》《小说月报》创刊号,随其他书一起赠送。2015年,又影印出版了《“百花小开本”典藏拣金》,共35种,定价690元,其中孙犁的著作有《晚华集》《秀露集》《远道集》《尺泽集》《陋巷集》《澹定集》《津门小集》数种。我把它们挑出来,与孙犁著作老版本一起珍藏。

  书和人一样,也是有命运的,比如孙犁的这些书,从全国各地来到我的书房。当时买他的人,有的认真读了,有的可能只是随手翻翻,有的收藏起来,自己看或送朋友,有的不珍惜,卖给收废品的,可能后来化为了纸浆。

  我辛辛苦苦、满腔热情地收集了这些书,希望我的孩子将来也喜欢。即使不喜欢,也不要去毁坏,把它们送给真正喜欢它们的人。爱书人,都是暂时替他人藏书,因为我们终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。我们走的时候,也不会傻到要把这些珍藏了一辈子的书带进坟墓。

(本文选自“藏书报微信公众号”)

 

 

版权所有: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   冀公网安备 13010502001554号   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:(冀)B2-20090010 冀ICP备11018237号-5

×
// initFloatTips();